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世交之女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猛然之间接到这张圣旨, 贺坤钰与贺夫人都不开心, 尤其是贺夫人, 极为舍不得小月。女儿才归家几个月,她还没将那错失的十几年时光弥补, 母女俩还没能就亲近, 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光想想就心塞。

    连带的,贺夫人也对原本很看好的谢宁琛有了意见。尤其是小月才刚满十五岁, 年纪还小,身体还未发育完全。

    虽然大庆流行早婚, 十四五岁的姑娘,成亲的很多。但贺夫人在闺中时饱读诗书, 深知过早成婚对女孩子并无好处, 尤其是过早生孩子,分娩时容易出现□□裂伤、产后大出血等病症,风险极大。

    夜半躺在床上,听到妻子的絮絮叨叨和担忧,贺坤钰的脸也拉了下来。他想起妻子生小月时所经历的苦难, 睡意顿时跑到了九霄云外, 蹭地坐了起来, 跟着道:“夫人所言甚是,不行,小月不能这么快就嫁了?!?br />
    “可皇上圣旨都下了,咱们能怎么办?总不能跟小月说这两年不怀孩子?!焙胤蛉似奈嗄盏厮?。

    姑娘家嫁了人, 一年半载肚子还没动静,婆家、娘家乃至路人都要开始急了,什么蛇鬼牛神都会钻出来。她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过得那么糟心。

    贺坤钰一摆手:“不用,我想办法,再留小月一年?!?br />
    贺夫人惊喜地看着他:“这能行吗?”

    若能将女儿多留些时日,她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贺坤钰心里似乎有了主意:“皇上为表对奉国公府的恩宠,特意让礼部帮忙操办婚事,不过最近三位皇子封王、成婚,礼部的官员忙得脚不沾地,银钱上也吃紧,咱们若是提出晚些时候成亲,他们求之不得?!?br />
    这倒也是,贺夫人颔首,不过仍然没有放下心来:“那宁琛愿意吗?”

    若不是猴急着将小月娶进门,他又何必鼓动老国公去求皇上赐婚。

    贺坤钰胸有成竹地说:“放心,他会亲自去礼部推迟婚期的?!?br />
    听丈夫说得笃定,贺夫人也期待起来。

    第二日,贺坤钰早早地下了值,提前叫人去唤谢宁琛过来喝酒。

    准岳父有请,谢宁琛哪敢不从,连忙回府,换了一身新衣上门。

    酒过三巡,贺坤钰微醺,叹气道:“哎,宁琛,我就小月这么一个女儿,这些年我又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深感惭愧,以后小月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辜负她,否则我要打断你的腿?!?br />
    他这是得到了准岳父的认同了?谢宁琛心中大喜,忙承诺道:“贺伯伯放心,我会好好对小月的?!?br />
    贺坤钰点头,目光有些涣散:“那就好,我这辈子对不住她啊,她当年生下来,我连抱都没抱她一下,光顾着担心她母亲去了。哎,这女人生产啊无异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你伯母当年生小月的时候难产,痛了十几个时辰,百年老参吊着,也就只剩一口气了,若非及时将小月生下来,只怕母女俩都要危险了?!?br />
    谢宁琛对女人分娩这种事一窍不通,现在听贺坤钰说得这么危险,不禁又肃然起来,专注地听着。

    贺坤钰像是没察觉到他的变化,化身为妇科圣手,好好地跟他科普了一番妇人生产时的危险,还连带举了京城中好几个人尽皆知的案例,这些案例的主人公,无不是刚成婚没多久的小媳妇。

    谢宁?。涸栏复笕嗽诳窒盼?!

    可他偏偏还真被吓到了,额头上的褶子挤得老深,都能夹死蚊子了。

    见目的达到,贺坤钰见好就收,遂即转移了话题,说起了其他,一顿酒喝得翁婿尽欢,如果忽略谢宁琛紧蹙的眉头的话。

    出了门,贺坤钰很好说话地道:“我头痛,就让小月代我送宁琛回去?!?br />
    谢宁琛谢过他的好意,往院子门口望去就看见小月站在门口的两只大红灯笼下面,红光扑在她白皙的小脸上,映衬得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发现谢宁琛的视线,她羞涩地低下了头,真是人比花娇。

    不过才半个多月没见,谢宁琛发现她似乎又长开了一些,少了些青涩,多了些少女的妩媚。

    也许贺伯伯说得对,她真的还没长大。

    谢宁琛走过去,瞧四周没人,偷偷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出了门,小声问:“你这段时日在做什么?”

    韩月影掀起眼皮瞅了他一眼,不做声。最近一段时日,她在跟着母亲绣嫁衣。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有了真切的意识,她要嫁人了。

    对于嫁人这种事,韩月影倒是没太大的恐惧,毕竟她以前也是四处乱跑,嫁人也不过是换个地方住而已,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就是贺夫人……她娘似乎很舍不得她,每日看她的目光充满了眷恋和不舍,令小月很是不忍。

    见她一直不说话,谢宁琛摩挲着她的指节,复又问道:“怎么啦,不开心?”

    小月并不想瞒着谢宁琛,她将自己的苦恼说了出来:“……咱们能不能晚几个月成亲,我想多陪陪娘?!?br />
    谢宁琛这时候也感觉自己似乎过于猴急了,他抬起食指弹了弹她的脑门:“我若是答应了你怎么谢我?”

    到手的媳妇儿都放飞了,怎么也该给他点甜头才是。

    听出他话里有转圜的余地,小月大喜,拽着他的袖子,笑眯眯地说:“我给你做衣服?!?br />
    一件衣服就想打发他?谢宁琛抬了下眉:“这就完了?”

    小月听他不满意,立即加筹码:“那我再给你做双鞋子,不过我才刚跟着娘学,做得不好看?!?br />
    “笨丫头,别做了,万一扎到手多痛啊?!毙荒⊥湎卵?,将自己的脸凑到小月面前,不要脸地说,“亲我一下,亲了我就同意?!?br />
    “臭不要脸?!毙≡碌牧乘⒌匾幌卤涞猛ê?,她左右瞅了瞅,踮起尖叫,轻轻碰触了一下他的脸颊。

    谢宁琛只觉得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在脸颊边滑过,软软的、暖暖的,让人心生留恋,他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五指握成拳,低咳了一声,故作不满地说:“这就完了,太敷衍了!”

    闻言,小月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控诉道:“你说话不算数?!?br />
    “因为你亲错地方了,我教你……”

    话音刚落,小月就看见一道黑影朝她压下来,等她回过神来,柔软的唇被含住了,她整个人都懵了。

    “咳咳咳……”

    一道急促的咳嗽声惊醒了怔愣的两人,谢宁琛忙放开目瞪口呆的未婚妻,站直身,抬头望向声源的地方,行礼道:“贺伯母,叨扰了?!?br />
    他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和窘迫。

    小月到底是女孩子,又被母亲瞅见,脸囧得红红的,双手揪着衣服,小声喊道:“娘,晚上凉,你不能吹风,快回去?!?br />
    贺夫人伸出右手,笑道:“我有些头晕,你扶我一下?!?br />
    等小月走过去扶着她,她才笑盈盈地看向谢宁琛,客气疏离地说:“时候不早了,我就不多留世子了,管家送客?!?br />
    躲在一旁看了半天热闹的管家连忙走出来,对谢宁琛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宁琛摸了一下下巴,知道自己今天偷香的行为惹恼了贺夫人,也不多争辩,拱手告辞。

    等他一走,贺夫人看着面皮薄的女儿,实在说不出教训的话,只暗暗在心里给谢宁琛记了一笔,并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防着他,尽量避免让他单独跟小月见面。

    谢宁琛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未来丈母娘记上了一笔。

    回府后,他召来府上供奉的大夫,详细地询问了关于女子分娩的事情。

    老大夫很好奇,自家未成婚的世子为何会问这个问题?莫非是在外面有了相好,还有了孩子?

    自以为猜到了真相的老大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跟谢宁琛说了一堆女子怀孕的忌讳,最后说起分娩,他见过的血腥案例就更多了,一个又一个地丢出来,吓得谢宁琛脸色发白。

    “那有没有避孕的好法子?”谢宁琛深呼吸了一口气,打断了老大夫的喋喋不休,涨红着脸问道。

    老大夫瞅了他一眼,目光中的好奇掩也掩不?。骸翱梢苑帽茏犹?,不过这东西对女子的身体有害,不宜多服?!?br />
    谢宁琛失望地瞟了他一眼:“就没其他办法了?”

    老大夫狐疑地瞟了他一眼,摇头:“对女子身体无损伤的方式目前还没有,世子你这是……”

    谢宁琛深怕老大夫会深究,连忙摆手:“没事了,你下去?!?br />
    老大夫难掩失望地退了下去。

    第二日,谢宁琛就找上了礼部和钦天监负责他婚事的官员,明里暗里暗示了一番,今年不宜成婚。

    礼部和钦天监的官员都糊涂了,这婚事不是谢世子亲自求来的吗?怎么这会儿又不急了。

    不过为了三位皇子封王和成婚的事,他们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谢世子的婚事往后推一年也好,他们也能喘口气。

    于是没过多久,钦天监就择定了吉日,谢世子与贺家姑娘的婚事佳期定在明年十月初八,据说那是个百年难遇的好日子。

    隔了一年,谢家与贺家都没意见,皇帝也不管,此事就这么定了。

    ***

    谢宁琛以为经过两年,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听到大夫说妻子怀孕后,他还是傻眼了。

    惊喜有之,兴奋又之,但更多的是担忧。他才成亲一年,小月怎么这么快就怀孕了。

    小月察觉到他的异常,抬起眼皮看向他:“你不高兴?”

    “高兴,当然高兴?!毙荒×τα艘痪?。

    这神色可不像是高兴的。小月扁扁嘴,狐疑地看着他,这家伙是怎么啦?旁人成亲几个月就怀孕了,她都成亲一年了肚子还没动静,继婆婆都明里暗里提了好几回了。

    这下她总算怀孕了,也能堵住这些人的嘴了。但他这个当父亲的却一点都不开心,连带的让她的高兴也打了折扣。

    到了晚上睡觉时,小月发现谢宁琛表现得更夸张了,他扒在床侧,侧着身,紧紧贴着床沿,离她有十万八千里远。

    “你怎么啦?”她忍不住问道。

    实在是谢宁琛这一天的行为太古怪了。

    谢宁琛摆摆手:“时辰不早了,你快点睡觉?!贝蠓蛩盗?,孕妇嗜睡,得多休息。

    小月听了心里更不得劲,以前睡觉前,他总要拉着她说一大通,先问她今天做了些什么,然后又眉飞色舞地讲他今天遇到的事情??山裉炀故且痪浠岸疾辉敢庥胨?,似乎自从知道她怀孕后,他整个人都变得很奇怪了。

    “我怀孕了,你很不高兴?!毙≡锣洁熳抛?,难过地说。

    听出她语气里的鼻音,谢宁琛慌了,连忙翻过身,小心翼翼地揽住她的肩膀,肯定地重复道:“高兴,我很高兴,咱们有孩子了,我怎么会不高兴?!?br />
    小月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抱怨道:“你今天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像高兴的样子?!?br />
    谢宁琛一想自己今天宛如惊弓之鸟的表现,好像确实很容易引人误会。未免小月继续误会他不开心,他只能实话实说:“我是担心你,生孩子太危险了。而且我怕碰到孩子?!?br />
    小月没料到等了半天,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哭笑不得地说:“你想多了,这世上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啊,没事的?!?br />
    “可是李侍郎的儿媳妇四年前就是因为难产去世的,还有张翰林的原配也是因为生第二胎的时候难产没了的……”

    小月瞠目结舌地听着他一连说了七八个人家的媳妇因为难产去世的事,他上哪儿去听的这些???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强忍着笑,安抚他:“这只是个例,你看没事的更多,我娘生了我们兄妹两个,我二婶生了四个,三婶生了三个,四婶也生了三个,后面这两个还是双胞胎,这不都没事吗?你想多了,放心,我没事的?!?br />
    谢宁琛表面上似乎听进去了,但平日里仍极为紧张妻子。好在并不算太过分,小月为了让他安心,也就忍了。

    但当她的肚子高高隆起,进入九月后,谢宁琛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眼底的青色更是没消退过。

    小月是既好笑又心疼,他再这样下去,不等她生孩子,他都要先倒了。只是无论她怎么劝,他嘴上答应得好好的,但到了晚上,仍旧睁眼盯着她的肚子到天亮。

    她想了许多办法,又让家里供奉的老大夫好好劝了谢宁琛一阵,但这状况仍旧没什么好转。

    最后连老大夫都不耐烦劝他了,直接对小月说:“夫人莫急,等小公子出生后,世子这病自然就痊愈了?!?br />
    这一点她当然知道,可宁琛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哪熬得住啊。

    小月急得嘴上长泡,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察觉到了父母的焦虑,当天夜里就急着出来,幸亏稳婆、大夫以及生产时需要的物品都准备好了。

    不过听到产房里小月痛苦的呻、吟,谢宁琛还是心急如焚,若非奉国公在一旁拦着他,他定要冲进去。

    “怎么还不出来?怎么还不出来……”他焦躁不安地在房门外踱来踱去。

    奉国公的头都被他转晕了。本来儿媳妇生孩子,他这个做公公的是不应该过来的,但他若不过来,儿子还不得将房子都给拆了。

    “行了,这才半个时辰呢,哪那么快,你安静地等着,没事的?!狈罟欢幼枚嘣?,出声呵斥道。

    谢宁琛幽怨地瞥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不是你媳妇,你当然不急?!?br />
    “你这混小子说的什么话!”奉国公暴怒,狠狠敲了他一记,“老子的媳妇给老子生了三个,老子不比经验多?”

    这一点,谢宁琛确实比不了,他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我娘生我用了多久?二妹,小弟出生又分别用了多久?”

    这些事情太久远,奉国公都有些记不清了,他想了一会儿,说道:“应该四五个时辰?!?br />
    “四五个时辰?”谢宁琛倒吸一口气,脸涨成了猪肝色,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产房的门,“小月还要痛四五个时辰?”

    她才刚进去半个时辰就痛成了这样,再持续四五个时辰,怎么受得了。

    奉国公见儿子一副快晕过去的模样,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没出息的家伙,女人生孩子哪有不痛的?!?br />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产房里传来一道婴儿的啼哭声,接着是稳婆惊喜的声音:“生了,生了,是个小公子,恭喜国公爷,恭喜世子……”

    她抱着孩子,刚打开门,就看见一道影子风一般地冲进了产房。

    稳婆脸上的笑凝住了,她接生二十几年,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好在,奉国公的表现还算合格。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孙子,脸上浮起慈祥的笑:“很好,成贵,赏大夫和稳婆十两银子,府中下人都发一个月的银钱?!?br />
    屋子里,刚生产完,小月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谢宁琛大步踏进去,握住她的手,一个劲儿地嘟囔:“我们以后都不生了,再也不生了……”真是吓死他了。

    小月见他吓得不轻,附和了一句:“好,不生了,孩子呢?”

    谢宁琛这才想起孩子,扭头往门外一看:“爹抱着呢?!?br />
    见他完全不动,小月伸出软绵绵地手推了他一记:“我想看看孩子?!?br />
    旁边伺候的嬷嬷赶紧趁机道:“世子,这里不干净,容奴婢先收拾收拾?!?br />
    谢宁琛站起来,斜了她一眼:“快点?!?br />
    然后飞快地跑出去,将孩子抱了进来,放到小月的面前。

    小月慈爱地看着孩子红通通的小脸,脸上溢满了微笑。

    忽然,哐当一声,一道重物撞到地的声音在面前响起,她抬起头就看见谢宁琛倒在了地上。

    “宁琛,宁琛,快请大夫……”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老大夫把了脉,笑道:“无事,世子只是太累,太激动而已,睡一觉就好了?!?br />
    奉国公听到大夫的话,呆愣了好一会儿,骂咧道:“不就是生孩子吗?丢老子的脸?!?br />
    等谢宁琛醒来,他被生产吓得晕倒的惊人事迹已经传遍了京城。

    不过他这会儿有妻有子万事足,哪还记得住其他,兴奋地拉着小月的手,再次强调:“咱们不生了啊,一个就够了?!?br />
    开始小月耐着性子应他,但过了两天他还天天念叨,她也不耐烦了,翻了个白眼:“你忍得住就不生?!?br />
    谢宁琛语结,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肯定忍得住?!?br />
    但不到半年,他就被打脸了。

    老大夫松开手,老脸笑成了菊花状:“恭喜世子,夫人有喜了?!?br />
    谢宁琛的脸再度变色。

    瞧着他变幻莫定的神色,小月抓住儿子的小手,笑盈盈地说:“你看小轩多可爱,再给他添给妹妹做伴不好吗?”

    软软萌萌的女儿谢宁琛也眼馋,可是……

    见他还一脸纠结,小月握住他的手:“放心,大夫说了第二胎会比第一胎更好生。你看我生小轩才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下次时间会更短的?!?br />
    好像大夫也是这么说的,谢宁琛终于放松了一些,拉着小月的手:“好,咱们再生个女儿,以后,以后就真不生了,我来想办法?!?br />
    又说这种话,小月白了他一眼,已经无力吐槽他对“再也不生”的执着了。

    “好好好,都依你?!?br />
    谢宁琛满意了,握住她的手,目光落到儿子裂开嘴漏出来的两颗小门牙上,一脸的满足。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下是真的完结了

您正在阅读《世交之女》的章节:第五十六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www.cndxl.com/html/38185/10574956.html

【高速文字首发 千千小说网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cndxl.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