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耽美 > 与权臣为邻 > 正文 111|第一百一十一份产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1|第一百一十一份产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为防盗章  大部分的朝臣都是在两个多月前谢介被天石砸了脑袋之后, 随神宗一起来的江左,赶在蛮人长途奔袭突然杀入雍畿之前, 走了个干净。

    而没了这些只有一张嘴巴比较厉害的朝臣,雍畿不用进行历史上本应该存在的毫无意义的负隅顽抗, 大部分百姓都得以活了下来,免去了断水断粮的人间地狱, 也躲过了蛮人破城后发泄式的殃及池鱼。当然, 死伤还是在所难免, 却已经尽力降到了最小。

    当时神宗一意孤行,要随大长公主来江左看谢介, 还被不少老臣指着鼻子骂胡闹,那谢豚儿不就是被砸昏了嘛,何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等他们前脚走,蛮人后脚长驱直入,众人发现自己因此躲过一劫之后, 就再没人敢逼逼了。

    当然,也有想逼逼的,好比自认为如果他们没有离开,蛮人肯定攻不入城的理想家。他们内心把镇国大长公主定义为了京师沦陷的罪魁祸首,逃避似的根本不去深想以当时雍畿那冗官积弱毫无准备的情况, 要怎么抵御膘肥马壮的蛮人, 靠纸上谈兵吗?

    不过这些人也就是敢在心里想想而已,他们还要仰仗“罪魁祸首”顶在最前线出生入死的打仗呢,怂的一比。

    全国文化水平最高的人聚在了一殿之下, 吵架却吵的像是普通人去菜市场买菜。神宗管不住他们,也不想管,偶尔还会在他们撸袖子打起来的时候负责吃瓜。顺便点评,文人打架,忒没看头。国土都失去了大半,也不知道这些人哪儿来的劲头内斗。

    斗的主题还特别的匪夷所思。

    好比今天的这个。

    起因是镇国大长公主今早才从应天府送回来的一封金字牌疾脚递。

    信中的内容点燃了一部分本就暗搓搓不爽闻天的朝臣的怒火,不是应天府的战情有变,而是……一个自称。

    闻天这个人吧,一向是很随性的,特别是她小时候出身乡野,长大后又有了不拘小节的军旅经历后,自称“我”都已经是她最高级的文雅了。说的激动了,各种老娘啊老子什么的都有可能脱口而出,并且这才是常事。

    这天不巧也是如此。

    然后,朝臣就因此而莫名其妙的吵了起来。

    礼仪院上书表示:“男子妇人,凡于所尊称臣若妾,义实相对。今宗室伯叔近臣悉皆称臣,即公主理宜称妾??黾胰酥?,难施于朝廷。请自大长公主而下,凡上笺表,各据国封称妾?!保ㄕ运纬媸底嗾拢?br />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大长公主应该对皇上自称妾,不称就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大启的女子大多都是自称妾或者奴家的,这本身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太-祖在位时就明确的表示过,我的孙女绝不会自称妾或者奴家,闻天就是闻天,独一无二的闻天。太宗在位时,自然也没人敢和他逼逼你要不要让你女儿称妾。等仁宗继位了,上书才多了起来,仁宗虽然心软,但在大女兄的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让步,只委婉的改了法律,表示了本朝公主可以有“表章不称妾”的特权。

    之后的文帝神宗一直沿用此例,直至今天。

    神宗之所以任由朝臣吵,不插话,是因为在他看来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他女兄想和他称呼什么,就可以称呼什么。哪怕她自称他爸爸呢,那也是他们姊弟之间的事情,这些人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朝臣吵了也是白吵,神宗是不会松口的。

    但神宗也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些从事吵架事业十数年的专业人才,所以他在暗搓搓的等着朝臣们吵累了,他在出其不意,一锤子定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偏偏神宗还没等到那个时候,聂太后就到了。

    聂太后在对待这些个把她的丈夫教成了个圣父的文臣们的想法方面,和谢介是一样一样的,没由来的厌恶。如今听到他们又在丢了芝麻捡西瓜的纠结一些没pi用的字眼,那真的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直接就踹开了殿门。

    吓的胖胖的神宗差点从皇位上骨碌下来。

    聂太后眼角上挑,檀色点唇,冷艳到了近乎于狠辣。她似笑非笑的扫了眼朝臣,倒也没有骂人或者怎样,只是问了句:“帝姬称妾,是能让我军收复失地,还是能让蛮人缴械投降?”

    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谁也没有见过一向柔柔弱弱的聂太后这一面,也未想过聂太后会有这一面,她爹也在殿上,就站在房朝辞的不远处,花白的胡子,懵逼的脸庞。这这真的是我那个往日里生怕说话声音大了也会惊到人的闺女?

    聂想容曾是雍畿有名的才女,写词作画,抚琴饮茶,再没有比她更符合文帝艺术细菌的名门闺秀。

    但如今这位闺秀……貌似异变了。

    最终,还是身着方心曲领朝服的房朝辞,突然提高了声音,尊了声:“太后?!比缓缶痛饭蛄讼氯?。

    其他朝臣这才如梦初醒,在羊群效应下,跟着房朝辞一起磕头跪拜,齐刷刷,黑压压。不管聂太后刚刚有没有出言不逊,也不管她是不是只是一介妇人,她都怀着文帝的孩子,那是连神宗都亲口认下的下一任储君。哪怕不是冲着聂太后,也是该给她的肚子请安的。

    不过,总有人拎不清,要不走寻常路。摆出一副哪怕你是太后,你不对,我也要说你的大义凌然。不跟着跪拜,反特立独行的站着指责:“太后怎可学那寻常村妇,如此鲁莽入殿?”

    其实这人更想说的是妇人怎可干政,是要学那武曌牝鸡司晨吗?

    “那吴大人倒是告诉哀家,见上不拜,是何礼?”聂太后不慌不忙,早在房朝辞一唱一和跪下的那一刻,不跪就已经是要被架到火上烤的原罪了。

    吴大人这么多年的架也不是白掐的,虽然已处劣势,却还能咬牙坚持:“不经通传,才是对官家的大不敬。官家是你的叔父,不敬不孝,恃宠而骄?!?br />
    神宗终于不再看热闹,准备站出来表示,朕不介意啊,求吵架不要带上朕。

    但不等神宗说话,突变已发,本还能游刃有余的与吴大人继续斗下去的聂太后,毫无准备的突然迎来了一阵腹痛收缩。随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她第一时间用双手死死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绝不能让檀郎的骨血有事!

    突如其至的痛和冷汗是做不得假的,连吴大人都被吓了一跳,这聂太后不会如此脆弱吧?经不得半点的冲撞?

    反应最快的还是房朝辞,冷静起身指挥:“还不快来人,扶太后去偏殿,宣和安大夫和稳婆?!?br />
    稳婆?!

    要生了?就现在?就此刻?

    神宗彻底傻了。

    ***

    在聂太后出现意外的时候,谢介还一无所知,正在和他娘置气。

    因为他等啊等,盼啊盼,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他娘悄悄夹在金字牌疾脚递里顺带手给他的回信。结果信中的内容并不如他意。大长公主的信写的很直白,也很简洁:“给老娘听话!不许胡闹!多和朝辞亲近,不然等我回去削死你!”

    谢介:“……”

    这房朝辞怕不是个妖精吧?他到底给我娘下了什么妖法?降头吗?!

    宅老在一旁苦劝:“连殿下都是这么觉得的,您要不要也,咳,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br />
    谢介:“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退你麻痹啊啊??!”

    谢小介第一次不等女使来伺候,就自己穿上了对襟短衫,着急忙慌下肯定会穿的乱七八糟,但他依旧兴致勃勃,如一阵风似的闯进了娘亲的房间,对着睡眼懵惺糊里糊涂的娘亲说:“娘,娘,看我发现了什么!这是神仙的种子!”

    闻天哪怕还没有睡醒,也能分辨出来他儿子在说傻话。那玩意根本就不是种子好吗?大概是女使为了哄谢介开心,专门找了一块或者做了一块像种子的宝石给他。

    闻天也起了促狭之心,用沙哑的声音问:“那神仙的种子能做什么???”

    “当然是能种出来爹啊?!毙恍〗檠鐾房醋糯餐返哪?,一脸“你怎么这么笨啊”的无奈样子,黑色如葡萄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笃定,“昨天晚上有人告诉我的,对,没错,有一个穿着奇怪银色衣服的大哥哥告诉我的,他希望我能把它种下,精心浇灌,然后就能把他种出来了。我觉得那个人有点像爹,所以肯定能种出来爹的!”

    “……那你种一个给娘看看吧?!蔽盘熳詈笳庋?,顺便一把就把她的傻儿子搂上了床,肆意的亲了个够。她儿子怎么能这么可爱呢?连做梦都梦的如此可爱。

    ……回忆结束……

    以谢介如今的身体情况,他自然是爬不了山的,哪怕那山只是一个小土包。被人抬上去都不太现实,非把他颠吐了不可。

    所以,“亲自请回天石”这个任务的具体完成流程是这样的:

    在谢大郎和谢小四陪着谢介在庙会上买角子的时候,谢二郎和谢三儿已经跑腿上山,通知了天宁万寿的大和尚,我们世子来了;

    两炷香后,角子吃完了,谢二郎和谢三儿正好也从山上下来了,他们身边还陪着两个身着染衣的小和尚,一左一右的捧着用金笔写满了梵文的红色锦盒,还没在谢府的牛车前站定,他们就一刻不停的像是甩脱什么包袱似的,把盒子递给了谢大郎;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请假_(:3」∠)_

    4号(明天)要飞去内蒙一个……大家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听过的小城市,全程是飞机倒汽车或者倒火车这么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耗时一个白天的时间,蠢作者是战五渣,大概写不出来更新了,亲们见谅qaq

    5号开新文,两篇文会同时保持日更,直至这个文正文完结,不用担心,么么哒~

您正在阅读《与权臣为邻》的章节:111|第一百一十一份产业:
手机阅读地址:http://www.cndxl.com/html/36663/1057442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千千小说网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cndxl.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